威尼斯赌场娱乐在线

?
?
国际资讯

中美资本层面局部“脱钩”信号闪现贸易摩擦硝

文章来源:ag视讯    发布时间:2019-06-20 00:17    点击量:

      ag视讯

  美国政府关税大棒的不断挥舞,导致中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而有迹象显示,贸易战的硝烟也已蔓延至私募股权投资(PE/VC)领域。

  据《亚洲另类投资》了解,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部分美元基金LP的紧张度明显提升,已经出现的直接影响是,有美元LP开始要求所出资的基金对中国市场的一些高科技等“敏感”领域进行回避。

  事实上,中国市场上的美元基金在资金募集和项目投资层面已经有一定的影响,主要的原因是:一方面,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增加直接降低了资本的投资意愿和风险偏好,另一方面,投资人对所关注行业、项目的财务模型会有所调整,GP在投资节奏上主动进行调整。

  而从更大的视角来看,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美两国在经济、贸易和科技层面“脱钩”的趋势若隐若现。当前私募股权市场出现的这一微妙变化,是否也意味着中美在资本层面局部“脱钩”的迹象开始闪现?

  近日,一则关于“传闻美元基金在贸易战之后遭遇LP要求撤回资金的情况”的信息出现在某社交媒体上,而有其他人在回复中称“我们基金的几个LP暂停Capital call了”等。

  《亚洲另类投资》与中国市场的多家美元基金管理人沟通发现,确实有部分美元基金遇到了LP态度出现变化的情况。

  一家美元基金管理人证实,该基金个别LP的态度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并没有到要求“撤资”那么严重,但已经开始密切关注基金的投向,对于一些敏感行业的投资项目明确不再“给Call”。

  所谓的敏感行业具体指向,主要是在此次中美纷争中受到高度关注的科技行业,如半导体、人工智能等行业的项目。

  首先,按照美元基金的惯例,LP在签署完LPA后,若后续不履行认缴的义务则将构成违约。此外,LP对于基金的具体投资事宜很难有过多的干预,尤其是对来自美国的LP来说,若LP在超出LPA约定的范围内干预基金的具体投资行为,则LP会被认为其身份不是纯粹的LP,身份应该是GP,这会使得其税务负担会按照GP计算而非LP,很大程度会影响其最终收益;第三,一只基金的个别LP对某些行业的投资要求进行限定,也可能会遭自该基金其他LP的反对,因为其他LP可能会损失潜在的投资机会。

  但从实际操作中来看,美元LP的这种突然变动,GP一般也会适度照顾LP的情绪,尤其是对非头部的GP来说更是如此。

  前述美元基金管理人称,该基金美元LP的这一变动并未通过文件或邮件的方式来正式表现的,而是通过口头沟通的形式告知的。由于是考虑到长期合作关系等原因,该美元基金的管理人也不得不和LP达成默契,主动做出策略上的调整。

  该美元基金管理人称:“虽然目前只是个别LP有这种要求,但是因为很多美元LP都来自于欧美市场,他们的价值取向也比较接近,所以我们就此和其他LP沟通这个变动时他们也都接受。”

  不过,也有一些美元基金管理人对《亚洲另类投资》反馈称“还没有听到这种消息”,并表示其所管理的基金目前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有美元基金的管理人坦言,因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带来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他们和美元LP之间的沟通也较一段时间大大增加。

  尽管目前并未出现美元LP态度普遍变化的情况,但不可否认的是,贸易摩擦对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负面影响已经有所显现。

  一家名为InterTrust的基金服务公司近期就发现,新成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投资基金数量在大幅减少。

  InterTrust香港办事处董事总经理James Donnan近日在香港举行的一场中国私募投资论坛上表示,他发现贸易摩擦对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出现实质性的影响是从去年12月份开始,从那时起到市场上来募资的基金数量有明显下降。而在过去6个月中,他服务的PE/VC基金数量同比下降了一半。

  在这种外部环境下,市场也开始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比如:资本对于跨境投资的兴趣开始下降,更多聚焦于本区域内的投资;出于谨慎的考虑,LP们也更会把资金集中于有品牌和业绩的头部GP;市场上美元基金募集成功的平均周期在拉长等。

  美国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追踪的最新数据显示,从今年年初至5月28日,中国市场上发生的巨额融资(金额大于1亿美金)案例所占比例刚刚超过20%,而去年同期却高达45%。这也凸显了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受到外部环境和资金供给等因素影响下,市场的热度已经有所降温。

  这是源于,贸易摩擦给全球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直接对很多企业的发展前景也带来了挑战,一些处于中美博弈中的行业公司,同样也面对更严峻的环境,这也加深了GP对项目财务模型和投资回报的疑虑,因此一些GP也主动调整了投资策略。

  尽管美国对中国已经从挥舞贸易大棒到限制高科技行业的发展上,但到目前为止,美国并未出台任何法律或行政命令对美元资本参与中国市场的投资进行直接限制。

  据《亚洲另类投资》了解,前述美元LP主动所做调整主要是由于其背景和资金来源等方面的因素,担心在未来中美贸易纠纷继续升级后会给自身的运营带来潜在的风险,所以更多是基于自身“政治正确”的一种考量。

  国内一家同时管理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PE投资机构合伙人就认为,如果美国资本不能自由流动,放弃中国这个高增长且政局稳定的市场,在几年后美国全球金融垄断地位也必然产生动摇。

  但在当前时点下,美元资本的微妙变化是否也传递出一个新信号:中美除了在经济、贸易、高科技领域逐步“脱钩”的趋势已渐渐出现外,中美在资本层面也开始闪现局部“脱钩”的迹象?

  而另一方面,中国的科创板正在加紧推出,科创板的一大战略意义便是要为高科技企业提供一个更成熟、高效的资本市场。若科创板成功推出,则有望形成从对高科技企业的早期投资到资本实现退出的完整闭环。

  无独有偶,几天前,阿里巴巴传出了将到香港二次上市的消息。瑞银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毅旗预计,很有可能会有更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追随阿里巴巴在香港或其他美国以外的市场上市。资本局部“脱钩”的迹象愈发显现。

  免责声明:我们尊重每一位原创作者的心血,转载均注明文章作者及来源。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久友资本由逾百位金融及实业背景的合伙人联合发起创立,拥有丰富的金融及产业网络资源。久友资本围绕股权投资,下设三大主要业务板块:投资管理、FA投行服务、整合咨询。

  久友资本目前重点关注人工智能、新一代通信技术、新材料、先进制造;原创新药、精准医疗等领域的投资。久友投资案例代表:优必选(人型机器人)、寒武纪(人工智能深度学习AI芯片)、中星技术(智能安防、SVAC国家标准参与制定)、京东数科(数字金融、智慧城市)、天宜上佳(高铁闸片核心供应)、天兵科技(宇航新动力、商业火箭);索元生物(精准医疗、原创新药研发)、斯微生物(m-RNA新药研发)、鼎航医药(精准医疗、肿瘤免疫疗法的创新药研发)。

  2018年底与上市公司、久友的基石投资人发起成立两支硬科技产业基金,专注于科创企业中早期优质项目的投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